曾國藩:所有逆襲都不是偶然

  文/不雨亦瀟瀟

  沒有人天生就是出類拔萃。所有名留青史、令人稱道的人物,無一不是在點點滴滴的經歷與坎坷中成長起來的。

  在晚清時期,有這樣一個人:

  他出身鄉野,連最簡單的文章都背誦不下來,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:“他人目下二三行,余或疾讀不能終一行;他人頃刻立辦者,余或沉吟數時不能了。”

  可就是這樣的“笨人”,最終卻成了世人眼中的“完人”。

  他就是曾國藩。

  曾國藩的蛻變是后人學習為人之道的楷模,他常年累積的筆記與書信,也被整理成了一部傳世之作——《曾國藩家書》。

  人們常說:“富不過三代。”

  但曾家人在《曾國藩家書》的熏陶下,人才輩出,十代內出了200多位杰出人才,包括收回伊犁、出使英、法、俄的著名外交家曾紀澤;擔任清政府駐韓國和德國大使的曾廣銓;翻譯家曾約農;中國味道化學理論創始人曾廣植……

  正因如此,《曾國藩家書》才備受后世人的喜愛,即便在今天,我們再次品讀《曾國藩家書》時,你依然會發現,人生真諦就在這字里行間。

  1、守拙以勤,笨鳥先飛

  在曾國藩那個時代,科舉考試是飛黃騰達的最好選擇。

  可科舉是很有難度的,尤其是對曾國藩這樣的“笨人”來說,要想考中無疑是難上加難。

  他14歲參加科舉考試,先后六次均以失敗告終。

  “不是我不努力,實在是我太笨啊!”就是他當時的寫照。

  一天晚上,夜深人靜,萬籟俱寂,曾國藩正在挑燈夜讀。他對著一篇文章重復朗讀了很多遍,就是背不下來。

  這時候,家里來了一個小偷,潛伏在屋檐下,希望等他睡著之后,撈點好處。可是等啊等,就是不見曾國藩去睡覺。不僅不睡覺,口中還翻來覆去地誦讀同一篇文章。

  終于,賊人受不了了,他跳出來大聲說:“這種水平還讀什么書?”

  話聲剛落,只見賊人將那篇文章流暢地背誦了一遍,然后輕蔑地看了曾國藩一眼,揚長而去。

  “一介小賊都背下來了,而我還不如賊!”

  怎么辦?

  唯有繼續玩命苦讀。

  在失敗中總結經驗,在挫折中積蓄力量。

  在第七次科舉中,曾國藩終于如愿以償,考中了秀才。

  磨杵成針,水滴石穿,曾國藩用苦功夫、笨功夫,彌補了自己在先天條件上的不足,最終成功上岸。

  正如他自己所言:“唯天下之至拙,能勝天下之至巧。”

  人這輩子,笨不可怕,自以為聰明才可怕。守拙以勤,必能柳暗花明。

  2、和氣待人,才不會成為孤島

  剛入仕的曾國藩,不過是一個職場新人。新人一般都是低調的,然而曾國藩卻很“高調”。

  他年輕時脾氣很差,一言不合就“肆口謾罵,忿戾不顧,幾于忘身及親”,儼然一個“憤青”。

  在京任職期間,他常常為了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與同事們發生激烈沖突,脾氣上來了,連皇帝也敢罵。

  曾國藩曾上多道奏疏,全面深入地指出朝廷面臨的種種危機、呼吁咸豐皇帝改革。

  結果得到的回復只是:“沒有什么價值,不用討論。”

  這讓曾國藩很不爽,于是他就做了其他官員一輩子都不敢做的事,上了《敬呈圣德三端預防流弊疏》,鋒芒直指咸豐皇帝的三大缺點。

  結果是:“疏上,帝覽奏大怒,摔諸地,立召軍機大臣,欲罪之。”

  好在有人替他說情,才得以幸免。

  身家性命雖然保住了,可他自己也被大家孤立了。

  “諸公貴人見之或引避,至不與同席。”

  當時,許多人見到他就像躲瘟神一樣躲著;在他背后,詆毀之聲更是不絕于耳。

  這下子,他有點傻眼了,也逐漸開始反省了:“齟齬之后,人反平易,我反悍然不近人情。惡言不出于口,忿言不反于身,此之不知,遑問其他?謹記于此,以為切戒。”

  往后,曾國藩就特別注意自己的言行,不再去和別人打嘴仗,而是變得謙遜起來,漸漸挽回了自己的口碑。

  “不惟平心謙抑,可以早得科名,亦且養此和氣,可以消減病患。”

  多年之后,曾國藩終于明白了“和氣”的重要性。

  3、沉穩戒躁,穩坐釣魚船

  1851年太平天國起義爆發,在家丁憂的曾國藩迅速組建湘軍前去平叛。

  俗話說:“養兵千日,用兵一時。”

  軍隊要想打勝仗,離不開日夜磨練,這是一個沉淀經驗的過程,是萬萬急不得的。

  但此時的曾國藩恰恰就很著急。

  湘軍組建沒多久,曾國藩便急忙帶著軍隊投入戰斗。那時的他毫無作戰經驗,手下士卒也多是臨時聚集的新人,結果可想而知,初次作戰,一潰千里。

  曾國藩深感無顏面對,便想縱身跳入水中,以死謝罪,所幸部下將他救了起來。

  一連吃了幾次敗仗的曾國藩,漸漸明白,行軍打仗不能輕浮急躁,沉下心來研究對策才是上策。

  針對太平軍擅長肉搏的作戰優勢,曾國藩指揮湘軍占據有利地形,通過修筑堡壘、步步為營來蠶食太平軍的領地。

  同時找機會切斷敵軍補給,最后達到耗死對手的目的。

  就這樣,曾國藩逐漸扭轉了戰局,率領湘軍攻破了天京。

  事后總結時,他曾告誡子弟:“凡遇事須安詳和緩處之,若一慌忙,便恐有錯。蓋天下何事不從忙中錯。故從容安詳,為處事第一法。”

  人生中,所遇之事甚多,倘若急躁輕浮,則少不了忙中出錯。

  任憑風浪起,穩坐釣魚船。

  一個人待人處世的最好狀態,就是沉穩謹慎,戒浮戒躁。

  正是在這樣的一點一滴中,曾國藩從一個普通的農家子弟,成長為“晚清第一名臣”。梁啟超更是贊他為“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,為師為將為相一完人”。

  回看曾國藩的一生,起點不高,成就卻不凡。

  他比別人笨一點,那就更努力一些;

  知道自己脾氣差,卻懂得反省,修正自己;

  性情急躁一點,就努力克制一些,一遍遍告誡自己:成大事者,戒驕戒躁。

  從落榜到上岸,從激進到謙遜,從屢敗到屢勝,所有逆襲都并非偶然。

  比天賦更能決定命運的,是強大的毅力;比出身更能成就事業的,是嚴苛的自律。

  與你共勉。

  來源:公眾號十點讀書

分頁:12